法国大革命

2018-12-16 1100字

最近4周,在法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。法国法律规定司机都要在车上准备一件荧光黄背心,于紧急情况使用。而这件很多人都有的衣服,成为了这场运动的标志性衣着。根据目前调查结果,虽然法国左右党都想要通过这场运动获得一些政治优势,但大多数示威其实是民众自发组织的。他们之中有和平抗议者,也有暴力分子;有左派,也有右派。

我特别喜欢看示威者的采访。他们的愤怒和对establishment/资产阶级的不满,为很多没有无法示威的人发出了声音。暴力冲突、充满催泪瓦斯的城市、燃烧的汽车、几千人被逮捕,这样的反抗规模足以让所有发达国家的首脑重视。尤其是旁边的英国,Labour Party势头正猛,代表establishment的Conservative Party肯定很怕怕。明年我去法国的时候,真想当面跟法国人说谢谢。

这场示威到目前为止硕果累累。燃料税没了;最低工资提高了;除了不能给富人加税,Macron对其他事情都能让步。然而这样的做法并不能满足示威者的诉求。Neoliberalism发展了几十年,政府已经完全被资产阶级渗透了,社会规则是向富人倾斜的。而示威者抗议的就是这样的现状。不重新给富人加税,根本无法消除民众的愤怒。

这大概就是资本主义发展到末期的问题之一吧。富人想揽更多钱,认为保证穷人能活着就足够“仁慈”了。但是贫富差距增大,已经导致很多穷人和他们的后代无法翻身。如果不给予穷人比富人更多的机会,那么就会造成一条分明的阶级线,重新回到封建社会。为资本主义辩护的人,很喜欢说“如果给穷人太多好处,那么谁还去工作呢?”。但如果同一个逻辑换个说法,就会显得非常可笑:“如果给穷人太多好处,那么谁还去挣钱呢?”

如果给穷人太多好处,大家还是想要挣钱啊。。给穷人更多好处,只会促使富人挣钱的难度更高,迫使他们更努力而已。在一个公平的社会,资产1000万的人挣100万所花的资源和精力,应该跟资产10万的人挣100万是一样的。但是众所皆知,在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,有钱人更容易挣钱。

Macron这么做,让我也有点担忧法国的国债问题。虽然我一直说国债多少不重要,但那是货币主权国家才有的特权。在欧盟,“节源开流”应该很容易造成通货膨胀,或者政府破产的吧。除非他就这么撑着,等下一位代表穷人的总统上台,拆分富人阶级的利益,还于人民。

如果他们没有一个好的总统候选人,我希望美国和英国可以作出一个榜样。如果Jeremy Corbyn能成为英国首相,Bernie Sanders能成为美国总统,那么其他国家的政客一定会纷纷效仿,把progressive/social movement推向全球,挑战跟已经越来越接近封建主义的资本主义。

标签:  ·  France ·  Yellow Vest Movement ·  Yellow Jacket Movement ·  Capitalism ·  Neoliberalism 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