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future of Justice Democrats

2018-11-21 2440字

Justice Democrats(下文使用JD简称)这个组织于2017年1月23日成立,至今应该是最成功的progressive grassroots organizations之一。

作为一个专攻national races的组织,JD在2018年竞选的胜率是7/78 (9%),不算太好,但我认为他们在未来2年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大。因为大媒体一般只会选择性采访一些议员,而4位JD新人里面,有非常火的Alexandria Ocasio-Cortez,有2位Muslim congresswomen;3位现任议员里,有成立了Medicare for All Caucus的Pramila Jayapal,也有常常跟Bernie Sanders一起起草议案的Ro Khanna。除非美国6大媒体公司决定封杀他们,不然以后应该会常在电视上看到他们。

而他们的影响力已经体现出来了。过去两年,主流媒体从来没有提到过Justice Democrats这个名字,但这几天Politico, Rolling Stone, The View相继提到了JD。我不认为主流媒体是因为这个组织名字太中二了而轻视它的;他们之前应该根本不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。

上周末,我去围观了JD的2020策略会议。一句话总结,就是他们在2020会放更多精力在blue districts,希望更多人(尤其是背景比较多元的人)报名。沉淀了几天以后,我觉得我的看法比较确定了,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2018年是所有progressive grassroots组织的实验阶段。除了PCCC、DSA,几乎所有的组织都是在2016年以后成立的。虽然这些组织的领导人都有具备运作竞选的经验,但哪怕再有经验的人,对于Trump era的竞选策略也毫无头绪,只能分散投资。

从2018年的竞选结果和各种民调数据分析,大家普遍认为政策和竞选方式没有大问题。JD在红州/区的表现比民主党过去的表现好很多,而且大部分的progressive propositions通过了。仔细分析,就能再得出一个结论:虽然progressive policies普遍受欢迎,但是共和党选民不愿意给民主党候选人投票。这也就意味着,无论再好再努力,只要Trump过去助选,共和党选民还是会投共和党。其中一个解决方法是发动候选人以共和党身份参选。不过JD毕竟是专攻民主党的,所以增加胜数最好的方法是放更多精力在思想比较liberal的选区。这其实也算符合JD成立的初衷:it’s a hostile take-over!

但是,这些比较蓝的地方也是血战场,而且对JD有诸多不利。

  1. 这些地方大部分已经被establishment的人占了,如果没有的话他们也会盯上这些选区。选民都有选择incumbent的倾向,想要把一个谋求连任的候选人拉下来,难度可不小。

  2. JD候选人一直存在着金钱上的劣势,而establishment-backed候选人可以拿到大量的钱,上电视采访、上新闻、各种广告轰炸、搞各种活动、寄广告邮件等等。现在媒体已经不报导了,但AOC当时赢的时候,她只筹到了30万左右,而她的对手有300万;Maryland Gov候选人Ben Jealous在普选只筹到了35万左右,而他的共和党对手有1000万。不是一个数量级的。

  3. Voter turn-out反而变成了敌人。在2018年的初选,有好几位JD candidates的票数其实超过了win number(竞选团队都会预估需要多少票才能得胜),但还是因为turn-out太高而输了。如果把重心放到blue districts,那么需要的票数会更多,初选需要的资源也将更多。

  4. 如果在初选决胜负,那么这又暴露了JD,或者说所有grassroots候选人的另一个短板:钱来的慢。Eatablishment候选人可以在短时间内聚集一大笔钱,但是grassroots候选人平均每笔捐款只有$20-$30。初选通常比普选提前几个月,筹集竞选资金的时间也将缩短。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有两个:1) 提前开始做准备,例如在2019年就开始拉票。2) 让2018年表现不错的候选人再试一次。很多2018年的候选人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。如果他们在2019年继续努力,那么在2020年,他们的起点起码比上一次高。同时,2020年有总统选举。目前来看,Bernie依然有可能参选。他可以带动很多人给JD投票。

  5. 侧重blue districts还有一个劣势。这些地方有一部分选民其实挺富裕的,所以populist left message并不会得到共鸣。我不知道JD决策人员对于Bernie输掉NY和California是怎么看的,但San Francisco重新选了78岁的Nancy Pelosi,85岁的Diane Feinstein也连任了。就目前的形势来看,establishment还是很难撼动。

综上,我觉得JD这个战略思路……按照现在的情况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只能像2018年那样试着杀出一条血路。但我比较乐观,觉得将来情况会更好。这场革命的雪球正在越滚越大。可能现在是启动阶段,需要的能量比较大。但是当走上正轨以后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听到这个信息,并且加入这场运动。Progressives在2020的筹码比在2018多多了。这一次,有国会议员会帮忙打广告。Bernie虽然会被电视屏蔽了,但AOC很火,只要她有动作,各路媒体就会开始炸。还有Pramila Jayapal的Medicare for All PAC/Caucus也可以指望一下。各路progressive总统候选人也可以帮忙散播消息,拉拢更多人关注这场革命。

2020年,民主党唯一的胜利路径就是扩大投票基数。被洗脑的conservatives是指望不上的了,但是观点比较容易改变的年轻人,还是可以指望的。在这方面,我希望establishment也可以帮忙制止voter suppression,让可以合法投票的人都能投票,而且保证他们投的票最后都会算进去。

标签:  ·  Bernie Sanders ·  Alexandria Ocasio-Cortez ·  Ben Jealous ·  Justice Democrats 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