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中期选举

2018-11-10 3257字

对我来说,2018的结果确实让人难过。我很喜欢的几个candidates,例如Abdul El-Sayed, Kaniela Ing, Randy Bryce, Richard Ojeda, Sarah Smith, Beto O’Rourke, Ammar Campa-Najjar, Cynthia Nixon, Ben Jealous, Paula Jean Swearengin, 所有Justice Democrats,还有所有不接受PAC的candidates,都是很棒的人。如果他们决定再次参选,我会很乐意为他们捐钱打call。

这几个月,开心过,哭过,但总体来说,是一段不悔的时光。由Bernie Sanders 2016 campaign掀起的革命,在这次中期选举有很不错的战果。我挺不喜欢主流媒体的,但是Vox的文章 “The strange argument that Democrats actually lost the midterms, debunked” 写的非常不错,把establishment的脸打得啪啪响。

除去职位的选举结果,progressive可以说是硕果累累。

首先,Bernie Sanders的平台,让很多模糊的观点清晰化了。左派,有了统一的理念。这在这次竞选中体现的淋漓尽致。将近一半的candidates不接受PAC捐款,承诺当选以后会废除Citizen United。而今年的竞选,尤其是Alexandria Ocasio-Cortex的胜利,向所有人证明了不收贿赂也能赢。看清形势的政治家已经跟PAC划清了界限,例如据称有可能参加2020总统竞选的Kirsten Gillibrand (D-NY),在今年2月左右宣布从今以后再也不收PAC。从2019年开始,不收PAC的国会议员将从4位变成40位。

其次,bb的人多了,民众对于progressive ideas的看法也在改变。根据最近的一次民调,Medicare for All的支持度高达70%。除了Abolish ICE以外,所有policies民调都超过50%。再看ballot measures,Arkansas通过了$11/hr最低工资,Missouri通过了$12/hr最低工资;Idaho, Utah, Nebraska通过了Medicaid expansion;还有很多州推动了大麻合法化。这些议题的胜利,对progressive运动是极大的鼓舞。因为这切实证明了progressive的政策哪怕在深红州也有很大的受众。

所以问题就来了。既然共和党选民其实挺喜欢progressive政策的,为什么却不选progressive candidates呢?

我目前比较赞同两种观点。

Racism。像是DeSantis在电视上公开说”monkey up”,又或者是在CA-50,Dunkan Hunter把Ammar Campa-Najjar描述为穆斯林恐怖分子。这样的人渣,居然还能拿到那么多票,披露出来的问题确实让人恶心。(说DeSantis那句话不是racism的,劳烦自己洗洗脑。同义词有那么多,他非要挑一个有monkey的,不是故意的是什么?)

Identity。Trump和GOP在2018下半年做的事情可多了。Fox或者Breitbart之类的媒体每天都在放大各种仇恨发言。在Kavanaugh性侵纠纷事件中,Trump颠倒黑白,嘲笑诋毁受害者,把加害者包装成一个被欺负的绅士。还有选举一个月前上演的难民入侵、总统派出军队护国的大戏,把很多conservatives吓傻了。那些原本已经被progressive说服的选民,一下子意识到了自己的阵营,也不愿意换票了。

据说11月6日晚上,Trump邀请了很多亲友一起观看选举结果。结合在选举之前看到的五花八门的营销手段,我觉得,Trump是认真想要继续掌控两院的。呵。

这次竞选使得两边阵营更加清晰,但我认为这是有好处的。因为今后establishment将更难以生存。

为什么讨厌他们呢?因为他们不仅跟共和党议员一样腐败,还把左派选民当票仓,竞选期间花更大精力去讨好conservatives。抱着这种想法的人,赢了以后肯定也不会多么照顾左派选民啊。时间一久,左派选民会认为没人聆听自己的声音,所以选择退党、不投票。政坛就会向右倾斜。这就是美国过去十几年发生的事情。要是再理解不了,就想想牛顿定律,向右的力是8,向左的力是2,那么总共的力就是右+6啊。更何况共和党现在越来越右,民主党不仅不抗战,反而强调要两党合作。难怪会有“美国只有两个右派党”的说法。

最近“美国华人”有一篇文章,把Indiana, Tennessee, North Dakota三位参议员称作“温和派”。我看到这个称谓的时候,简直要吐了。跪舔Trump肯定是极右啊,温和个毛毛。当Claire McCaskill跟电视上说“自己超过50%的票跟总统是一致的,以后一定继续大力支持总统工作”,根本两边都不讨好。民主党的选民看到她这样,恶心得不想投票;共和党的选民看了也觉得傻,有一个100%的选择,为什么要选一个50%的?这几个披着民主党外衣的右派议员,大比例落败,也算是大快人心。唯一赢了的Joe Manchin,也只是以4%之差获胜,2012年的时候可是+24.1%的呢。

从1993年以来,民主党在深红州竞选的策略都是要使劲往右靠。但这次选举的结果已经证实,往右走是死路一条。

有些民主党顾问已经绝望了,认为2020年Trump即将连任。但progressive是立志要在2020获胜的。除了在各种progressive media能看到的观点,我自己也有一些对progressive下一步策略的想法。

首先,要保持progressive基本盘,也就是年轻人、工薪阶级、穷人、少数裔、女性。两年后又有两年的小屁孩成年了。一定不能让那些今年投不了票,却说服爸妈给progressive投票的小孩失望。要做到如此,政策基点一定不能变,甚至要double down。你看Trump什么时候虚过?左派要是妥协了,就显得软弱无能,在2020是必输的。

其次,要吸纳有个人魅力的candidates,最好是像Beto那样充满BDE的。同时要给Alexandria以及其他congress新人最大的帮助,让她们早日适应congress生活,跟她们串通一气,让她们帮progressive打广告。有好的楷模,才能吸引更多各式各样的人过来投奔。

Candidates一定要有坚定的信仰。不要在初选非常的progressive,赢了初选就立刻往右跑。不要跟Clintons, Nancy Pelosi, Chuck Schumer之类的人混到一块(说的就是Andrew Gillum)。这些人虽说能增加一点选票,但同时也会流失progressive选票,最可怕的是,这几个人会大大激发共和党选民投票。

除此以外,要吸纳一些比Bernie还要左的candidates。放到国际上,Bernie其实就是center-left,但美国常年往右倾斜,加上媒体放大,很多人也以为他是极左。说到这里,给大家推荐一个人,Andrew Yang,作为一个2020 presidential candidate,他的平台比Bernie左多了。看完他那几十个政策,再看看Bernie,会觉得Bernie平淡无味。想象一下如果有10个这样的candidates,那一定能把政治文化重新拉回到真正的中间,并且强迫所有政治家开始探讨民生问题。

最后,也许也是最重要的一步,就是媒体。除去CNN, Politico(他们对progressive充满恶意),其他的传统媒体会不会转型,少报道一些Russia或者Stormy Daniels,多为老百姓发声,仍旧是个未知数。独立媒体虽然越来越受欢迎,但受众基本上都是互联网用户。如果传统媒体愿意加盟progressive,认清自己“50/50”的偏见,帮助观众了解政策跟自己生活之间的关系,那么也许2020年的胜利也能轻松一些。

标签:  ·  Bernie Sanders ·  Alexandria Ocasio-Cortez ·  Abdul El-Sayed ·  Kaniela Ing ·  Randy Bryce ·  Sarah Smith ·  Beto O'Rourke ·  Richard Ojeda ·  Ammar Campa-Najjar ·  Cynthia Nixon ·  Ben Jealous ·  Paula Jean Swearengin ·  Justice Democrats ·  Andrew Yang ·  Donald Trump ·  Claire McCaskill ·  Joe Manchin ·